焦點人物~賴正鎰 2006年 五月號~焦點人物專訪 [轉載] 鄉林集團 賴正鎰 董事長 賴正鎰「十年內打造三十間涵碧樓!」  【鄉林集團網址】 談到台灣最頂級的渡假飯店,十個人至少有八個會說是日月潭的涵碧樓。為什麼一家開幕三年多、房間數不到一百間的飯店,能夠迅速獲利,而且房價從開幕時的12300,明年即將調漲成為15500,住房率卻能維持在85%以上?   涵碧樓董事長賴正鎰表示,日月潭優美的風景和得天獨厚的氣候是涵碧樓成功的基礎,阿曼集團+鄉林集團的經營智慧,則是成功的主因。日月潭四季平均溫度在20度左右,冬季不會冷、夏季不會熱、颱風刮不到、下雨的時間也不多,氣候非常好,天天都適合度假。加上日月潭的水是從35公里遠的奧萬大引來高山雪水,所以水質非常好。每天24小時、一年四季景色都不一樣,各有各的美。以前老蔣總統最喜歡在凌晨四點起床,叫船夫把船划到湖中間,等著看日月潭隨著日光照射,潭面霧氣慢慢散去,豁然開朗的美妙景致。這樣的美景是涵碧樓最大的本錢。   賴正鎰進一步指出,引進阿曼集團則是涵碧樓另外一個成功的主因。阿曼集團從麗晶酒店、四季飯店一直到後來的阿曼飯店管理集團,有三四十年的經驗。對於飯店的定位經營管理有獨到之處。比方說從房間數的規劃、房價的設定,原本賴正鎰和阿曼集團都有南轅北轍的看法,但是最後賴正鎰都接受了阿曼集團的建議,事實證明,阿曼集團的策略是對的。找到對的團隊、接受對的建議,成為涵碧樓成功的因素。   在涵碧樓成功之後,賴正鎰並不因此自滿,他希望善用涵碧樓經驗,十年內在兩岸蓋三十間涵碧樓,雖然這個企畫看起來似乎很遙遠,不過賴正鎰表示,兩岸有很多優美的景點都有開發的潛力,花蓮、黃山、北京紫禁城,蘇州金雞湖畔、上海,都在進行評估中。兩岸的消費力也不是問題,涵碧樓每月來客數約有6000人,裡面70%是本地人,以這個消費力結構來推估,台灣應該有二百萬以上的高消費人口。至於中國就更不用說了,北京有130多個大使館、上海有數百萬外商,其實做外國人生意都做不完了,不一定要做當地人的生意,從國際的角度去看,一點都不用擔心消費力的問題。   談到國內的觀光政策,賴正鎰則是相當憂心。賴正鎰認為政府官員對於國際行銷台灣旅遊的定位一直著重在國民旅遊,這是錯誤的。遊客人數衝高不見得對台灣最好,還可能造成環保問題,一年增加兩百萬、三百萬人次,不如來的人花原來五倍的錢。只要平均客單價提高,朝優質旅遊方向的發展,即使來台遊客人數不高,也可能創造很大的產值。現在的經營觀念應該是要賣感覺、賣生活體驗,如果執著於衝量,周圍的日本、大陸、韓國等對手這麼多,競爭起來相對辛苦。談到近期的台灣經濟,賴正鎰認為台灣問題是經濟問題,經濟問題是兩岸問題,兩岸問題是三通問題,三通問題裡面涵蓋一個觀光問題,如果台灣一年開放一千萬人進來,一個人帶五萬元進來,那就不得了了。未來兩岸之間的發展,應該會變成生產事業移到大陸,生活消費在台灣,也就是賺錢在中國、花錢在台灣。   對台灣來說,三通是一定要的,而且愈快愈好,慢一天台灣的競爭力就削弱一天,台灣的地埋位置太棒了,北京、韓國、日本、東南亞、新加坡通通都在台灣幅射的周圍,全世界要進入中國,都必須借重台灣的人材、管理能力。明知五十年後不可能沒有三通、不可能不讓大陸人來台,為什麼不現在做呢?現在 禮服不做,只是把機會一直讓給外國,只要讓全世界進入中國的門戶就是台灣,資金、人才、技術的交流都要透過台灣,受益的一定會是台灣。賴正鎰更大膽預估,政府只要宣布三通,不到六個月,股票就會上萬點。 郭至楨:各位網友大家好,中時電子報每周二焦點人物專訪時間,今天邀請到日月潭涵碧樓董事長賴正鎰,請教他如何經營頂級的渡假飯店。首先我想先請教賴董事長,當初在準備要打造頂極的渡假飯店,是否有考慮其他的地點,而不是在日月潭涵碧樓? 賴正鎰:本來我最早是在經營草嶺,我17歲創業的時候就是從那邊開始,因為在經營草嶺時得到許多心得,草嶺交通不方便,一下雨交通就中斷,它的風景點也並不夠國際條件,經營起來很辛苦。這些經驗應用在後來挑選地點時,第一個條件是氣候要好,例如北部下雨太多、屏東墾丁一年只能營業九個多月,因為有落山風、阿里山在暑假期間會有颱風影響而交通中斷,當所有人都不看好日月潭時,我就毅然決然的從日月潭出發。郭至楨:阿里山及日月潭一直被國外人士認為是台灣觀光的主要地標,但是當時日月潭觀光並不興盛,您當初挑日月潭來經營,您覺得日月潭的美在那裡?優勢在哪裡? 賴正鎰:日月潭四季平均溫度在20度左右,因為日月潭在山的中間,冬季不會冷,夏季不會熱、颱風刮不到,氣候非常好。交通非常方便,因為早期蔣公行館在那裡,因此交通開發良好。最重要是景色實在漂亮,日月潭的水是從35公里遠的奧萬大引過來,是高山的雪水,所以水質非常好。景色24小時、四季都不一樣,各有各的美。蔣公早期都喜歡在凌晨四點起床,叫船夫把船划到湖中間,等天亮,事實上,日月潭最美的時候是每天早上的5點到7點。郭至楨:涵碧樓住房率高達九成,營業績效非常好,但是您曾經說過住房率太高並不是最好,為什麼呢?對於一般飯店來說,不是應該住房率越高越好?就您經營哲學來看,怎樣才是最完美的呢?賴正鎰:在早期,所有的人一致的想法是住房率高是最重要的,但是跟國外管理公司合作後,因為阿曼集團早期是在麗晶酒店,後來又作四季飯店,後來才作阿曼集團,他們有三四十年的經驗。涵碧樓在開幕時,住房價格是12300,後來調到13800,明年元月一日要調漲到15500,加一成已經17100。在調價的過程中,其實我是不能接受的,我很擔心在調漲後,客人如無法接受怎麼辦?他們的概念是:不是看住房率,而是看平均單價,隨時九成以上住房率的飯店是不健康的飯店。現在涵碧樓五六日訂房要在三個月前訂房,平日也要一個月前訂房才有房間,造成真正想要住房的,卻無法馬上有房間可住。因為企業家很少提早做旅遊規劃,當真正頂極的高消費者,臨時有空檔想來住卻無房可住。高住房率都是計畫旅遊者,而不是高消費者。所以我希望涵碧樓的消費者客源能分層,頂級消費者比重越高越好,如果有許多企業家、明星來住,有助於飯店名氣。比方說:有一回日本SONY總裁訂不到涵碧樓的房間,還透過行政院副院長來幫忙,說他如果訂不到涵碧樓,就要取消來台灣投資轉戰到大陸,所以像這樣的企業家留房間給他住,是不是很重要。而且這種頂級的客人影響力也大,他一個人來住,會帶動下游廠商、合作廠商的高階幹部也來住。 因為做不到安全存量,所以我們只能提高房價,降低高住房率,以價制量,現在提高12%房價,一定會減低住房?部落格v,但是過了半年,又會再提高,因為消費者慢慢接受房價,所以調價會使訂房速度減緩,對客層區別會有幫助,我們希望一個客人的平均貢獻度在三萬以上。郭至楨:一般來說,經營飯店都是希望高住房率,可是在賴董事長卻認為住房率高不盡然是絕對的經營優勢,因為你還要考慮到提昇飯店的影響力,甚至能夠創造週邊的附加價值,而控制一定的安全存量在那邊,以因應部份特殊的人士,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點,一個蠻寶貴的經營哲學。 賴正鎰:台灣有些五星級的旅館,它很高興天天客滿,但是它的客滿對未來是沒有幫助的,等於把後面的客人給斷掉了,它被那些國民旅遊團體佔走了,像我們在訂房與住房客層比例是切割的非常清楚的,要給誰進來住,我們有一個表,滿了我們就把它推到下個月。我們管控的非常嚴格,我們要給甚麼類型的進來,就甚麼類型的進來,其實是安排的很好,都在做這樣的控制。郭至楨:涵碧樓在台灣是最頂級的一家飯店,但是涵碧樓的成功,似乎不是你唯一的目標,接下來你還有更偉大的計劃,準備在十年間要蓋三十間類似這樣頂級的渡假飯店,不曉得董事長現在的狀況怎麼樣,已經進行了嗎?這些飯店會分怖在那些地方跟國家呢? 賴正鎰:我是台灣人,當然我希望能在台灣創造十個涵碧樓,但是因為交通問題、土地取得很困難,漂亮的地點都在政府手裡,台灣目前進行中的是花蓮。另外中國大陸的話,基礎是三十個啦!還可以創造更多,我們在黃山、北京紫禁城,蘇州金雞湖畔、上海,我們現在都在進行中,我們希望它的等級也拉到涵碧樓,甚至超越涵碧樓的等級。郭至楨:台灣部分,您預估甚麼時候可以看到像涵碧樓這樣頂級的渡假飯店? 賴正鎰:除了涵碧樓之外,就等我們花蓮那個案子,那個案子是政府的土地,我們現在正在進行中,但是有蠻多的困難,我們希望政府夠成立一個統籌的窗口,因為我們面對了幾十個單位,非常的艱困。郭至楨:如果台灣再打造九個涵碧樓,你覺得台灣市場有這麼大的高消費市場嗎?賴正鎰:台灣的消費能力很強,我們做涵碧樓之前有點怕,營業了三年多之後,我們看到涵碧樓每月來客數約有6000人,6000人裡面約有30%是外國人,70%是本地人,本地人裡的60%是台北市人,所以這個消費力我們看起來的話,每個月有6000人,有4200人是台灣人。我們消費力的結構看起來,以涵碧樓的經驗來推估,台灣應該有二百萬以上的高消費人口,養二十個這樣的酒店應該是不成問題。所以說,不是沒有消費者,而是業者能不能提供滿足消費者。 我當時在做涵碧樓的時候,大家說:「不可能」。但是經過三年多的經營,證明是可能的。有許多業者跟著涵碧樓造好幾個類似的,這個的確是有knowhow的。你要做這個規模,內部的設計、規劃、管理、經營特色,你要滿足它。像台灣最近有好幾個渡假區的旅館,開幕時住房率很高,但住房率每年下降,涵碧樓則是每年上升,這就是knowhow的差別。郭至楨:講到此,請教賴董的經營哲學是在那,如何不斷創造涵碧樓這樣的聲勢,這樣的市場行銷的哲學在那裡?賴正鎰:第一個是市場區隔要把它切開來,切的非常的清楚,在三角形裡面我們要那一塊,就是要那一塊,你不要說今天房間空在那裡,而去接下面那塊。比如說你接國民旅遊、接學生的畢業旅行,那你飯店就完蛋了,而且為了生意好,你把房間拆床了,本來住兩個人,變成四個人,一樣算人頭,這收入一樣。問題來了客人的時候,就影響 部落格到真正住這裡的客人品質,所以像這樣你飯店的定位就錯了。若只是要做基層的,飯店當初建立時,就要設定四五百間,若你要抓最頂級客人像涵碧樓一樣,房間數就不能超過一百間,要做到非常精緻、非常好,達到客戶的要求,所以行銷重點是要做到市場區隔。另外就是對國際行銷的概念,若只是單靠廣告,這只是有限的,我們必須要創造一個產品讓國際媒體主動來跟你做報導,讓專做高檔國際旅遊的業者,主動來找你。像涵碧樓三年來,已經有世界各地約五百家媒體來報導涵碧樓,因為你有足夠讓它報導的條件,涵碧樓一直在各大媒體有很高的出現率,因為我們一直不斷的在做話題行銷。 我們也一直在改變我們消費者的概念,我們希望把國人的渡假習慣拉到七個night。涵碧樓住14個night的客人,多的不得了,各位有空可以到那邊去看看,很多外國人,一住就14個night、半個月、一個月都有啊;我們國人現在已經拉到三、四天都有了。郭至楨:你週邊要更吸引他,才能夠住的夠久,這樣一晚就玩完了,住一天也不知道要做甚麼。 賴正鎰:但很多人誤會,那這樣飯店是不是要有很多設施,也不是,是要讓消費者真的很悠閒,比如說躺在游泳池,他可以躺三天,你怎麼想想不到那裡可以躺三天,那個點就是太棒太舒服了,他在圖書館可以每天進去三個鐘頭,因為裡面很多圖書,而且設計非常的棒,這個就是理念,住在涵碧樓的人非常少出門,住14天都在飯店裡面,從來不出門的,完全是渡假享受。郭至楨:完全是渡假享受,不是來這邊做國民旅遊,這邊走走那邊走走。 賴正鎰:所以到涵碧樓你會覺得很寧靜,看不到甚麼人,游泳池頂多三兩個在那邊游泳、用餐的時候也不會被人家吵到,所以覺得非常的舒服,所以我們在行銷的時候,也會非常注意,你來的客人也是會有團體啦,我們的團體是12個人就叫團體啦,我們儘量不要超過12個人,因為一票人來的時候就會吵,我們希望就二個人就好。我們常常開玩笑說,涵碧樓不適合3P以上,就二個夫妻來或情人來最好,享受那種寧靜、休閒才能放鬆下來。郭至楨:所以我們就是把它定位在金字塔的頂級、尖端的部份的消費族群就對了。 賴正鎰:像這樣的市場其實中國北京我們看到了,比台灣的消費力還要強。郭至楨:我們常聽到那邊有些人收入很低,但是金字塔頂端的一些人,敢花錢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賴正鎰:除了當地人有錢,還有一點就是太國際化,北京有一百三十多個大使館,其實做外國人生意都做不完了,不一定要做當地人的生意,像現在我在蘇州的投資,那邊有上萬家的國外廠商,所以市場一定沒問題。我們是從國際的角度去看,當時涵碧樓的定位就完全是國際的角度來看,所以台灣顧客會說,好像餐飲不是很好吃,但是我們思考的角度是,要讓德國、美國、日本、台灣、西班牙、澳洲等等世界各國的人都認為口味不錯,這就是國際化。我們有時候也會迷思,看看自助餐的菜色,有時候會跟台北君悅、長榮有點類似,我就會說NO,還是要恢復國際化。郭至楨:一開始的定位就走國際化,不只是消費者的定位,還有飯店本身的定位,要有好的國際行銷策略、話題的塑造,這是很成功的地方。 賴正鎰:我們固定每個月都在全世界辦旅遊展,全世界的旅展我們都參加,一次大約要花40萬台幣,都自己花錢,每年最少參加12個旅展,旅展可以把這個概念在當地推廣出來,一般旅館很少這麼做,但我們持續不斷的推動,其實我們不是行銷涵碧樓,而是在 部落格行銷台灣。郭至楨:董事長剛剛也談到,最近接一些新的開發案子也遇到蠻多困難,有些是政策上的問題,您認為台灣觀光產業政策,是不是真的符合觀光業者的需求與期望呢?還是有需要改進或加強的地方呢?賴正鎰:我經營涵碧樓三年多來,從業者的角度來看,感覺投資者也要負點責任,我常開玩笑說,有錢的沒有觀念,有觀念的沒有錢,有錢又有觀念的人太少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的政府官員,他們對於國際行銷台灣旅遊的定位一直著重在國民旅遊,這是錯誤的。我們為什麼要去衝量呢?一年要增加兩百萬、三百萬人次,就像我剛才提到的,涵碧樓不強調人次、住房率,而是品質與價位。假設兩個人來台灣旅遊,一個人花十萬元,另外一個人花兩萬元,花兩萬元的人數多會製造很多垃圾,造成環保問題,在一比五的狀況下,你要給一個人來還是五個人來?當然是給花十萬元的人來。 所以政府在推動台灣旅遊時,一直都在跟中國大陸比賽,這是沒辦法比的,因為他們成本太低、風景也漂亮,但不表示台灣風景不漂亮,是因為台灣政府的觀念一直停留在傳統的五星級飯店經營,只是提供吃、住這麼簡單而已,現在的觀念完全是在賣感覺、賣生活體驗。我常常和政府溝通,但是他們都聽不進去,甚至還會排斥,這是最大的問題。台灣真的太小了,周圍的日本、大陸、韓國等對手這麼多,台灣如何推動精緻的旅遊才是重點,如果以數量來競爭,如何和大陸相比?台灣的工資是大陸的五倍、八倍,所以政府應該面對事實,提供一些真正好的景點出來,找真正好的業者來經營。其實涵碧樓成功之後,業者的觀念也慢慢在改變、慢慢在進步了。郭至楨:日前大陸國家旅遊局局長帶團來台灣考察取經,也表示台灣的經驗相當值得學習,您在大陸也開發一些景點,您對兩岸觀光產業未來的發展應該怎麼走會比較健康?今年四、五月份國親兩黨主席到大陸訪問時,大陸官方也釋出善意表示未來希望能開放更多大陸人民來台灣旅遊,這樣的開放政策是否會大幅提升台灣的觀光產業?還是會變成無法控制的負面災難?賴正鎰:這可以從香港經驗來看,我常說台灣問題是經濟問題,經濟問題是兩岸問題,兩岸問題是三通問題,三通問題裡面涵蓋一個觀光問題,如果台灣開放一年一千萬人進來,一個人帶五萬元進來,那不得了了。所以未來兩岸之間的發展,漸漸變成生產事業移到大陸去,賺錢在中國,生活消費在台灣,一定會這樣,交通方便以後,大陸人民也會來台灣消費、休閒、觀光旅遊,來買好的房子,也會把小孩送來台灣就學,生活品質高又民主化,我們的整個生活環境、醫療體系都比大陸好太多。如果開放大陸人民來台灣的話,只怕現在配套措施不足,否則只要有錢賺,業者很快兩年內就可以蓋出來了,要十個、一百個旅館,有錢賺通通都進來了。當然不可能一下子就一年一千萬人次,但是從三十萬、一百萬到一千萬慢慢的提升。對台灣來說,三通是最後一定要的,而且愈快愈好,慢一天台灣的競爭力就削弱一天,明知五十年後不可能沒有三通、不可能不讓大陸人來台,為什麼不現在做呢?把機會一直讓給外國,本來全世界要來台灣,借重台灣的人材、管理能力、兩岸之間的矛盾,在中國取得資源做生意,你要給全世界來利用,所以當時在講亞太營運中心是對的,讓全世界認為台灣是亞太營運的指揮中心,我們的地埋位置太棒了,北京、韓國、日本、東南亞、新加坡通通都在台灣幅射的週圍。所有進入中國的門戶就是台灣,資?室內設計驉B人才、技術的交流都要透過台灣,受益的一定會是台灣。 我們現在有點鎖國主義,錢只出不進,這十幾年來,我估計至少有一千億美元以上從台灣流出去,而留在海外的台灣資金,至少有三千億以上,怎麼樣想辦法讓這些資金回流台灣,是發展台灣的重點。郭至楨:您對兩岸房地產的看法如何?賴正鎰:台灣內部經濟狀況還蠻正常的。如果交通便利了,很多住在中國的台商都會回來住台灣,目前估計這樣的人至少有一百萬。畢竟有小孩的教育問題加上人還是喜歡住在生活品質高的地方,這是台灣的優勢。這一波不動產大約會維持每年十幾個百分比的上漲,而且潛力無窮,一旦三通,上漲幅度和速度會更驚人。至於中國,總體來說還是低點,雖然北京、上海都漲了不少,但是以一個兩千萬多人的城市,周邊有上億人的消費力來看,目前上海價格還算合理。如果觀光開放,往來更加頻繁的話,兩岸不動產都還是有上漲的空間。 政府只要公布三通,不到六個月,股票就會上萬點。郭至楨:台灣房地產近年來被低估,是受到政府政策的影響嗎? 賴正鎰:政府對兩岸政策不明,是企業界最困擾的事情。最近看起來觀光似乎有機會成為突破口。台灣經濟要好,兩岸關係不好是不太可能的。郭至楨:鄉林集團過去29年來都在中部發展,今年開始在台北推案,這代表鄉林集團的發展策略有所改變嗎? 賴正鎰:我們今年計畫在台中推案100億,可是受限土地供給有限,明年我希望台中50億、台北50億,兩三年後,我希望台灣100億、中國100億。我們往台北移動,主要是看好政治、資金、人才都集中在台北。過去當然我們也想往台北發展,不過在台北推案的門檻相對比較高,我們在中部厚植實力之後,我們評估現在是適合往台北發展的時候了。郭至楨:您曾經說,您要抓住每一個發展機會,即使只抓到一根老虎毛,也要想辦法爬到他身上去馳騁。可是當很多機會同時出現時,要怎麼樣去判斷哪一個才是好的機會? 賴正鎰:我有一個『提燈籠哲學』,燈籠提到山上去,蚊蠅自然會靠過來;拿手電筒去找是很難找的。我身邊的所有機會我都會去掌握,掌握了之後在靠平常蒐集的資料、過去的經驗來判斷。開始創業的時候,正確度只能只有30%,慢慢經過磨練,現在成功率應該可以提升到90%以上。郭至楨:你勇於嘗試的經營哲學是不是也應用到生活當中呢?賴正鎰:我的生活就是隨時讓自己就戰鬥位子。我的工作就是休閒,比方說推案的時候,從規劃到完成,就覺得又在地球上製造一個新的地標。 我的生活是很嚴肅的,早上七點多去爬山,九點多開始上班、開會,晚上不能免俗的有一些社團活動或是應酬,數十年一直很規律的這樣生活。經營企業和生活對我來說是很難切割的。我也很重視家庭和親子關係,在忙我也會想辦法在睡前和小孩子聊聊天、看看書。齊家治國平天下,還是有順序的嘛!郭至楨:您第一次的呆帳事件,曾經為了追幾千塊,追了快一年,您當初是怎麼樣的想法?賴正鎰:首先,這個錢當初對我很重要,因為這個錢是我跟同學借來的,所以我必須把錢追回來,才能還給同學。其次,我不想讓自己破例,我是在訓練自己的堅持和毅力,就像我爬山,天氣再冷、雨下再大我也會去。成功的人就是要毫無退縮的往前走,才會成功。 我有個爬山哲學,爬到山頂時,不要直接下來,爬到頂,要設定下一個目標,繼續往前爬。做人不能過河拆橋,但是做事一定要過河拆橋,讓自己沒有退路,才會一直往前衝?房屋二胎C這個就是訓練自己定型,產生習慣。郭至楨:所以你設定目標就是絕對要達到,不退縮。所以那個時候的一千元的呆帳對你來講,是很重要的意義,你不能讓自己在第一宗生意就被打倒,這是很有指標性的。 賴正鎰:那個年紀那件事情都這樣做了,以後你的挫折怎麼會輕言放棄,一千而已,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怎會會有那個勇氣,說非達到不可,所以我講起來也是很”九怪”。郭至楨:你曾經說大型企業未來不見得就有絕對優勢,你說你可以列出一個名單,十年後可能會不存在,你當初會有樣子的評估,你的根據是什麼?你名單有沒有列出來,要不要讓我們知道一下?賴正鎰:其實一個企業的經營,完全是看經營者,經營者要負90%的責任,因為決策是你下的,人是你決定的,用人是你決定的,當然你的企業負責人要做對的決策,你要用對的人,像我們在台中有個國際會展中心,我挖了一個非常優秀的副總經理(大江國際購物中心洪聰貴副總經理)負責購物中心,他就幫我解決處理很多以前沒有完成的業務,所以我給他很好的薪水及抬頭,所以要能夠永遠在這麼競爭的環境之下,扮演一個強者,當然以社會競爭的狀況來講,你不必想要扮演強者,那是沒有機會的,每天人家會去打擊你嘛,同業的競爭也好,但是我也常在思考,你扮演這樣的角色,要不斷的進步,不斷的爭取機會,但是你要能夠扮演強者,又要能夠扮演中庸。所以,當然最重要還是實力,但是經營者來講,為什麼說要負完全的責任,因為他個人的修養、個人的決策,牽涉到公司的命脈生存。 所以企業越來越大,競爭對手當然越來越多,怎樣很小心地去應對,我覺得是很重要的。郭至楨:所以你當初會這樣想是,看到很多企業越來越大了,可是在大的結果之後,你有沒有更有效的有積極的有方法的,自我的領導者經營者有沒有更有的規律的,有些KNOWHOW去經營繼續走下去,否則你到那個頂點可能就是那個高原窒礙期,接下來你沒有辦法突破,是不是就下去了? 賴正鎰:所以我常說,不是命運是個性,為什麼我會說那些企業,可能幾年後就不見了,我們看到老闆的個性剛好是違背企業經營的一些原則,我們認為他會敗的。你做什麼方向就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那是必然的。不是跑快的人贏,而是跑的適當的人贏;跑慢的不一定會輸,但也不一定會贏,跑得恰當的才是會贏。郭至楨:您人生的起伏有很多故事,你怎麼看待你一路走來這樣起伏的波折?你對自己還有什麼更高的目標?怎麼去挑戰呢?賴正鎰:人生其實是每天都在戰鬥的過程,每天都有新的衝擊。企業規模小的時候,輸贏小一點,但是那時候對我很重要,中的時候,一億也很重要,現在或許卅億、五十億也很重要,金額越來越大,所以人生就是隨著你的目標去調整。 涵碧樓從完全沒有,然後在腦子裡面的思考,打造到這樣子,我開幕是四十四歲嘛,但是我記得我是卅九歲買的,開幕是在三年半前,我們當然有更多的目標要去創造,比如說,我們在台中有個國際會展中心,會展中心之外還有一些商業不動產、還有一些旅館,我想這個案子未來將會跟涵碧樓一樣轟動,因為我們找全世界最好的團隊進來,一定會讓國人刮目相看,這是把國際資源整合到公司來,這是高難度的工作,但是我十幾廿年來其實都在世界跑,尋找國際的資源,我想台灣的業者、投資者很少去碰觸這一塊,不願意花這個錢去國外找好的高手來。像涵碧樓,設計、團隊都找對了,你今天如果有一個部分不對,就不可能創造 關鍵字廣告出今天的涵碧樓,只要這樣做,不敢說100%成功,但是會把失敗降到最低。郭至楨:你的人生最高目標有沒有,你現在要追求什麼? 賴正鎰:我希望鄉林能夠帶領跨國際,未來國際上能夠有卅個,甚至於連日本、德國、英國都有連鎖的旅館,鄉林集團就是三個目標,房地產、酒店跟購物中心,三個主要的發展目標,所以未來到中國大陸每一個點應該都會三合一體,然後去做規劃。郭至楨:這三個互相有關係啦,都是不動產,而且是消費服務產業,這是很龐大的集團。賴正鎰:從戰略角度去前進,當然希望全世界都有我們這樣的系統在,這個是人類在地球上永遠看得到的,保有這樣的東西,那涵碧樓我想不會只存在五十年,可能一百年兩百年。郭至楨:你從草嶺的鄉下孩子,發展到今天,你會給現在的年輕人,或是要創業的年輕人什麼樣的建議?跟經驗的忠告? 賴正鎰:「滾石不生苔」,現在很多年輕朋友,老闆不升自己升,跳到別的地方去升,這是很不好的,其實抓定自己理想目標去做,所謂成功不表示賺很多錢就是成功,或許你做了一個很棒的研究改變了人類的生活習慣,那也是成就。毅力,而且是一個堅苦卓絕的精神,這是很難的,既然所定的目標是這樣子的話,堅持到底,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智,這是常常鼓勵我自己的,碰到困難,感謝增益其所不能,因為你訓練了我增加我不會的技能,所以要感謝,不是抱怨,所以沒有什麼命運啦,其實是個性,你要去調整你的個性,古代人說,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未必啦,個性是可以改變的,你個性改變命運就跟著改了,所以我覺得,永遠不斷的求進步,訓練取捨之間的拿捏,很難的,講別人都很簡單,碰到自己就很難了,該捨棄掉該得到,有捨必有得,有得必有失,得失之間是互相呼應的,那不要去怨天尤人,什麼事情只要自己下定決心就去把他完成,做到底,我想這樣子的話,沒有道理說你不會達到自己的理想目標。郭至楨:你自己界定的成功定義有多大多小而已,你的目標極限在哪裡?不一樣而已。賴正鎰:每個人的天份,每個人生存過去的機遇,各種人的生活條件,都不一樣,不可能說我也像這樣子,我覺得自己每個人都有在社會扮演的不同的角色,只要你那個角色把他扮演好,當一個老師做一個最棒的老師,你對社會貢獻還是成功的,所以我覺得實現自己的理想,就算成功。 郭至楨:對,這是很重要的,我想我們今天跟董事長聊到很多不一樣的人生經營哲學,光從一個飯店的經營管理哲學來看,我想董事長有很多獨特的、不同的,精闢的見解,再到他的人生哲學,如何從一個草嶺的年輕人到今天成功的跨國際的經營,這樣子從酒店,房地產到整個跨國集團的確有他的獨到之處,我們今天非常高興邀請到是日月潭涵碧樓董事長賴正鎰賴董事長來到我們節目,謝謝! --------------------------------賴正鎰大心願 紫禁城蓋涵碧樓 撰文:李曉婷草嶺因仔的經商哲學 日月潭的涵碧樓,讓賴正鎰揚名大出風頭;自傳《老虎學》一出書,更讓大家對他冠上「台灣老虎」的名號。現在,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在北京紫禁城,蓋一間涵碧樓。 五年前賴正鎰用近三億元的價錢買下涵碧樓,被同業視為笑柄。如今,台灣因為有涵碧樓的存在,才得以在歐洲國家地圖上現身。 「要讓涵碧樓再度躍上國際舞台,就得蓋在國際化的都市裏。」這次台灣老虎奮力狂嘯,在太歲頭上動土,要讓涵碧樓穩穩站在紫禁城內。 砸30億,攻佔紫禁城 「 居酒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台灣老虎之稱的賴正鎰說道。 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將飽經風霜的日月潭涵碧樓成功賦予新生命的他,眺望著紫禁城的晨曦,腦中浮現的是佔地5萬5千平方米的涵碧樓模型。 許多人都將上海視為登陸的灘頭堡,但在賴正鎰眼裡,上海市場與北京相較,仍是小兒科。「最有power的決策層,都在北京,要進軍大陸,一定要先攻佔紫禁城。」紫禁城內的涵碧樓,將以古代宮殿建為主,酒店、會館與精品店各佔三分之一,肩負著成為國際人士交際應酬聖地的使命,原本預計今年四月動工,無奈因SARS而延後。而近30億資金何處來?「融資當然不成問題,全世界的人都想來投資。」老虎一出口,便是豪氣干雲。接著,涵碧樓將一路從北京、上海、西安,轉往黃山、武夷山等風景區,再現它的風華。 逆境,可培養決策果決的人 孟子這句「天將降大任餘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在一般人眼裡,只是為了考試不得不去背誦的古文,但卻是賴正鎰克服人性弱點的信條。 「沒有人願意做超過本份的事,包括我在內,但在壓力與環境逼迫下,我不得不去做。」父親因經商受辱,於是他告訴自己,以後絕不能被欺負、不能失敗。就因為怕被人看不起,所以他咬著牙面對環境。 17歲,當他還是學生時,已經在故鄉草嶺辦起青年旅遊活動,在一群甚至比他還年長的學生中,搖旗吶喊兼搞笑。在當時仍然風聲鶴唳的時代,還因為生意太好,頻頻與救國團這隻「大恐龍」過招。日後草嶺風景區的開發,完全出自這個小毛頭。 「在逆境中,可培養出決策果決的人。」是他最深的體認。 「我也曾認真想過,為何同伴在享受人生時,我卻錯過人生僅有一次的青春?」後來他終於了解,除了自己積極的個性使然,原來「抱怨」也是一種力量,產生出絕對可以完成的自信。因為這些不同的經歷,讓他早熟,創出一番事業。 做事業要過河拆橋 不留退路 21歲的賴正鎰成為學生董事長,22歲投資房地產賠掉4千萬,讓他見識商界的殘酷現實,卻也有更深的體認。 在《老虎學》一書中,展現出他在談判的獨到工夫。書中提到,當賣方是老人時,兩杯黃湯下肚,天南地北閒聊聊,最能營造良好氣氛。待凌晨黃金時段一到,老人家開始昏昏欲睡時,便火力全開、強力進攻,絕不能有點喘息的機會。「當對方最脆弱時,一定要做了結,這是我從無數經驗中領悟出的真理。」「過河拆橋、不留後路給自己」,也是獨家的賴氏哲學。 「只有在沒有退路時,才不會想回頭,失敗機率才會大幅降低。」因為他認為,每個人最大的敵人,還是自己。從第一次的創業,到成立資產超過60億的鄉林集團,再到重建日月潭的涵碧樓,賴正鎰一直堅持這樣的信念,克服人性的弱點。 爬山,就一定攻頂 他喜歡多方觀察事物,堅持用最好的品質。 在塔里島的考察,他體認到「所有國際級連鎖旅館,一定會在塔里島蓋酒店」,因此涵碧樓重建花了18億元,台中凱悅酒店光是模型,就花了3億請貝津銘設計。「結合世界級的人才與資金,再加上尊重專業,所有的投資都會變得很值得。」他說。 喜歡到處遊山玩水的賴正鎰,也體認出賴氏獨有的「爬山哲學」。 「只要一爬山,一定要攻頂,做事業也是如此,一定要成為地標。」他認為,任何事業只要有7、8成的勇氣,就可以放手一搏。「所以這也是許多律師、會計師等『師』字輩的人物,無法成為大企業家的原因,因為他們都算的太仔細了。」他笑著道出很真實的社會現象。 懷著這股豪氣,賴正鎰許下台灣再蓋9間,大陸蓋20間涵碧樓的心?買屋網@。 敢面對一切,敢做夢,努力對抗環境帶來的壓力,這就是賴正鎰。 -------------------------------好書交流 - 老虎學--賴正鎰~~草嶺出生的小孩 老虎學:賴正鎰 一個人若是要成功,事前的準備是一定要先準備好的,然後當機會(老虎)從你身旁奔馳而過,抓不到頭沒關係,抓不住身體沒關係,拉不到尾巴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你要連一根尾巴毛抓住的機會都不能放棄.如果沒有老虎奔馳,你就要去找老虎!! 一件事的失敗,不會只有一個錯誤,而是由一百個、一千個錯誤所堆積出來的。相反的一件事的成功也是由一百個、一千個對的事情所堆積出來的,一個成功的企業經營,在過程當中,每一個程序、動作都要做對!!  小時後為了在荒郊野嶺的草嶺山上做生意,獨自一人爬兩公里多的電線桿〔拉線〕,為了推廣旅遊社的生意,學校不讓他發海報,他就自己從北到基隆,南到屏東,利用半夜時間到每間學校、每間教室、每間桌子上面發海報。    從小因為家裡窮,小孩子都必須要到山上做砍樹、採筍的動作,而中間一待都得待上一天,時常得摸黑下山,而且在動作當中,所培養出來的耐心,與眺望遠方的風景,開拓的心胸,更是讓他日後培養出來艱難不怕苦的精神,而愛前的他,腦袋中裝的全都是如何賺錢,當然人家看到救國團所辦的活動,人家只看到玩樂,他卻看到的是生意!!    從17歲起,他就失去了和朋友、同學一樣無憂無慮的生活,在做生意的當中,清楚的了解,做生意一定得要靠自己,(這讓喵ㄨ想到一個人說的話:兒子,老爸今天把事業交給你之後,你就沒有家人、親戚、朋友了!!)  〔天使不敢走的路,傻子一步跑過去。〕按賴正鎰的想法,不是傻子笨,而是因為沒有其他路可以選擇,所以只好吃苦一點,拼命往前跑。秉持這種想法,讓賴正鎰在30歲之前都是勇往直前的個性,當中,有位退休的老銀行家對賴正鎰說〔人要順著趨勢而行〕,是的!!人若沒有跟趨勢走,反而對趨勢做抵抗,那就像是你對法律做抵抗一樣的無智。  在創業的當中,有許多同學都跟賴正鎰提出合夥,但是因為中間實在是吃太多苦了,能撐到後頭的也只是少數人而已。性格決定命運,而艱難的環境也有磨練有心的人性格!!  初入建築業的賴正鎰,第一次是非常失敗的,一口氣就背下了4000多萬的債務,但是失敗的經驗並沒有讓他依振不厥,反而是更加的用心學習,等待時機來臨!!  為何會選擇房地產來致富,其實是賴正鎰在閱讀世界首富的傳記當中,發現10個有8個都是靠房地產致富的,附帶一提,成功人士都是很喜歡閱讀的,因為他們能在閱讀當中,學習到所需學習的東西,所以培養好的閱讀習慣是很重要的,而且是要全方面的閱讀!!   賴正鎰認為,有胸襟者不但要能忍,更要捨得付出,而且不會計較何時才會得到報酬,因為有時候報酬來的很晚,十年、二十年都是有可能的。這樣的胸襟、氣度對每個人都是很重要的,即使無法幫你成功創業,至少能讓你生活過的更快樂一些。   喵ㄨ看了很多成功人士傳記之後,發現他們都是堅持一般人所無法堅持的事情下去,堅持到後面就會成功了,當然,並不是一昧的堅持,還要得看這種堅持適不適合。從賴正鎰身上,我看到的是他堅毅不拔的精神,對金錢追求的狂熱,對成功的堅持,都是一個人所需具備的特質。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裝潢  .
創作者介紹

普通話

digdiknfsjd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